書法家廖禎祥,年過80,衷情於兩件事──一是書法,一是練太極拳。練拳不僅讓他說起話來中氣十足,寫起書法更是「萬毫齊力」,充滿勁道。

老先生認為,毛筆字是要很瞭解地去寫,或是純技巧地去寫其實很難分,只有留待時間去解決。廖老雖不會開車,但卻用各種車輛巧喻不同字體。諸如隸書-馬車,篆書-牛車;而楷書像是在市區開車,行書則是行駛在高速公路。

從日據時代便接觸書法,一路師承台灣至中國風,對修習書法一事相當認真。廖禎祥說:「要把握當下,每寫完一次就是『絕筆』;每拍完一次就是『遺照』。」由此不難看出大師風範,決非浪得虛名,而是早已將書法融入自己的生活與生命。